乌市食药监局检查7家“视康中心”:普遍存在价格混乱、夸大宣传

“攻克近视,摘掉眼镜”、“签约视力1.0!”……俗话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如果您家中的孩子不幸也步入了近视的行列,当作为家长的您看到这样“有力”的效果承诺时,内心是否也会蠢蠢欲动?

近年来,随着青少年近视、弱视等人群的不断增多,各类“视康中心”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这些“视康中心”状况何如?康复效果怎样?7月24日,新疆晨报记者随同乌市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的执法人员走访了7家此类“视康中心”,发现这一行业分别普遍存在价格混乱、夸大宣传、缺乏专业人员的状况。

“对于的青少年视力康复,国家尚无统一的行业及效果评价标准,各位家长还需睁大眼睛,谨慎选择。”乌市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处长李兴琪提醒广大家长。

自治区中医医院眼二科副主任薛金山说,真性近视没法治疗,假性近视多源于调节功能不足,眼轴尚未发生改变,因此散瞳之后,视力就能恢复正常。



7月24日12时许,一名弱视小朋友正在乌市北纬三路华丰眼镜视光中心,进行穿珠子训练

暗访现场1 :坚持治疗 孩子视力可恢复到1.0

7月24日12时,在位于乌市北纬三路一家名为明普慧视的视光培训中心内,五六名六七岁的孩子正围坐在一楼大厅内玩着棋类游戏。

新疆晨报记者随同高新区(新市区)食药监局的执法人员进入后,立即有人迎了上来。

可能一同进入的人数过多,当新疆晨报记者表示孩子四岁,存在散光的情况,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性工作人员并没有询问散光的程度,却反问道,“四岁的孩子能准确表达吗?”

当新疆晨报记者询问效果时,对方表示,“我们这不是治疗,是对做康复,不能给你保证效果,但是每天都有几十个孩子来,不好他们肯定不来的。”

在二楼大厅中,摆放着一个半人高,体积类似小型单筒洗衣机的设备,两个孩子的太阳穴附近各贴着一个圆形贴片,正在仪器旁接受康复。

“这是什么原理?”面对新疆晨报记者的询问,该工作人员回复说是“生物波”。

当新疆晨报记者追问这种波是如何起作用的,这名工作人员岔开话题,“我觉得你不是给孩子看病的……”

当新疆晨报记者再次追问康复后的效果时,“不见到你孩子,我怎么给你说呢?”工作人员不再正面回复新疆晨报记者的提问。

随后新疆晨报记者发现,在此前执法人员暗访时,放在该视光中心大厅内,一张内容为“签约视力1.0”的标牌已经没有踪迹。该中心工作人员,对于问题的回答也十分谨慎,不再像最初暗访时,给执法人员口口声声保证“接受治疗后,视力一定可以恢复到1.0。”

随后,当执法人员亮明身份,要求商家出示营业执照、从业人员专业资质及使用设备的资质时,对方表示,“这些东西都不在店里,以后送过去。”

在店外,新疆晨报记者从一名送孩子前来康复的家长处了解到,“他们说过,只要坚持治疗,就能让孩子的视力恢复到1.0。”



7月24日14时许,乌市北京中路附近十三街四栋一栋居民楼内,一家名叫“目明尔来”的青少年视力康复中心的门久敲未开

暗访2:视力养护期间 禁止冷饮甜食玩各类电子产品

随后,在位于乌市青海路一家名为“北京悦目科技”的视力养护中心,门匾上打出了“攻克近视,摘掉眼镜”的标语,店内类似于望远镜的治疗仪售价6800元。

在乌市食药监局执法人员的检查中,店主对近视的治疗却做出了与门匾上的不同解释,“眼睛每天都在用,这个效果特别不好说,有效果好的能到1.0,但必须要终身治疗,不然反弹是难免的。”

而在店家与接受治疗孩子及家长签署的《承诺协议书》中,明确在视力养护期间,不得吃一切冷饮、甜食,禁止玩各类电子产品、看电视,学习一个小时必须休息15分钟,每天必须远眺50组,每天需完成累计一小时以上的运动……



而此类的承诺书或护眼指导,在走访的这7家视光中心中,新疆晨报记者也曾多次见到。

“孩子如果能做到这些,自然都能保持一个良好的视力,对于假性近视的孩子,视力也能得到较好的恢复。”乌市某三甲医院眼科,从业近20年的专家表示,商家对于视力康复或治疗铺设了太多的“前提”,对于普通的孩子来说很难全部实现,“那么一旦视力恢复效果不理想,商家也就有了托词。”



7月24日15时许,执法人员在位于乌市青海路附近的“北京悦目科技”视力养护中心内进行检查

暗访3:每个疗程费用最多2000元

在随后的走访中,此类专门改善孩子视力的各类“视康中心”可谓是五花八门,康复内容既有主打近视的,也有号称对“弱视”、“散光”、“斜视”有明显效果的。而治疗方式,既有远近交替的物理锻炼,也有“生物波”,更有电击、中药按摩等。

同时,各类治疗方式大都以“月”为单位计算疗程,每个疗程的费用大都在1000-2000元之间,而这些以“康复”为名,却又以“疗程”为时间单位进行收费的“视康中心”面对执法人员时却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对于康复效果不能保证。

此外,该行业普遍存在营业资质不全、无销售医疗器械权限、从业人员不具备眼视光医学资质的现象。在新疆晨报记者走访的7家“视康中心”中,有3家的负责人表示是加盟了连锁机构,但都无法提供或缺少合法资质。

而在乌市青年路月光小区的二楼民宅内,一家名为“康视明”青少年视力康复中心所使用的穴位按摩的“中药”,没有合法药品标识,包装上仅有“卫妆准字”的注册号,“这说明他们按摩所用的,并非药品,而是化妆品。”乌市食药监局执法人员表示。

在当天的暗访与检查中,仅有位于乌市北纬三路的华丰眼镜视光中心,能够提供配镜、制镜、弱视康复专业人员眼视光的医学专业资质,及检查、治疗所用到的所有医疗器械的合法资质。



该中心视光主任王彦建坦言,“一旦近视形成,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效果,因此他们中心主要是针对弱视进行专业康复,营业一年来,已先后指导25名弱视患儿进行了康复训练。”

7月24日16时许,在乌市青年路月光小区的二楼民宅内,一家名为“康视明”青少年视力康复中心所使用的穴位按摩“中药”,没有合法药品标识,包装上仅有“卫妆准字”的注册号,这说明他们按摩所用的,并非药品,而是化妆品

提醒:无行业及效果评价标准,家长需谨慎选择

“有需求,就有市场。”乌市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处长李兴琪表示,电子设备的增多,工作压力的增大,运动时间的减少,让如今一个个孩子都带上了小眼镜,可作为望子成龙,望女成凤的家长们,却不愿意让子女“输在起跑线上”,但凡有机会能让孩子重新恢复健康视力,都会不遗余力。而这种需求,就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类似于“视康中心”行业的产生。

“但目前,国家对这一行业并没有明确的要求和标准,对于康复效果也没有明确的评估准则。”李兴琪坦言,而此类机构也多以“康复”为名,并非是医疗行为,所以相关职能部门对于他们的这种经营或康复形式也很难管理。

但在走访中,也不难发现,这一行业中普遍存在夸大宣传、使用设备简陋,医疗器械没有备案或不具备相应资质,而人员也大多不具备眼视光的医学背景。

“因此,如果家长要给孩子们进行视力康复,一定要选择设备齐全、人员具备资质的正规机构。”李兴琪提醒广大家长。



一旦成为真性近视 治疗只能延缓度数增长

新疆晨报讯(记者 夏莉涓)近视、弱视、散光……这些青少年常见的眼部屈光不正真的可治吗?正确的治疗方式又是什么?带着疑问,新疆晨报记者专访了自治区中医医院眼二科副主任薛金山。

记者:弱视、近视、散光,这些眼部问题都能够治愈吗?

薛金山:在弱视、近视、散光等青少年常见的屈光不正中,弱视是可以治疗,且有明确的评估标准,而近视则要分为假性近视和真性近视,一旦发展为真性近视,任何康复、治疗方式都无法再让视力恢复至最初的健康水平,也就是无法治愈,只能延缓度数的提升。

而对于近视眼伴调节功能障碍,是可以通过调节功能训练进行治疗的,而散光则属于眼球先天发育不足,除了手术矫正,没有其他有效的治疗方式。不过,对于儿童散光,是可以通过佩戴硬性角膜接触镜加以控制的。

记者:真性近视和假性近视如何区分?

薛金山:通常来说,假性近视是由于调节过强导致,真性近视的发展往往与调节滞后有关。

而散瞳是区分真性近视和假性近视唯一的方式,散瞳之后如果视力正常了,就是假性近视,如果仍然表现为近视,那就说明已经是真性近视了。

眼睛就像一架照相机,晶状体相当于照相机的镜头,视网膜相当于照相机内的胶片。真性近视通常是由于看近处东西过多,用眼过度,导致眼轴变长,而导致呈像落在视网膜前。

简单点说,就是真性近视是因为眼轴发生了物理改变,变长了,因此,不论你是针灸、训练还是穴位按摩,都不可能让这个已经变长的眼轴“缩”回去,只能起到缓解视疲劳,延缓度数增长的效果。

记者:那对于弱视应该如何治疗呢?

薛金山:导致弱视的原因有很多,不同的病因,治疗方式也会有所不同。

比如,对于近视、远视、散光等屈光不正而引发的弱视,首先是需要验光配镜,让事物的呈像重新落回视网膜上,然后通过仪器进行如“光刷”、“红闪”、“后像”等方式的治疗,同时辅助画画、穿针、穿珠子等训练方式。

需要强调的是,所有的这些治疗都需要在戴眼镜,让视力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完成,不戴眼镜的训练是无效的。

而对于因调节功能不足的弱视,则可以通过软件或图片等方式,让孩子交替看远、看近的训练方式,让孩子的视物逐步恢复清晰。

记者:弱视的治疗如何评估?

薛金山:所谓的弱视,就是戴上眼镜矫正后,视力也非常低,目前接触的弱视患儿中,视力最低的戴镜后仅为0.05。因此,治疗后,戴镜矫正视力是否能够恢复到0.8以上,是评估弱视治疗的主要标准。

记者:对于近视是否能采取类似的治疗方式?

薛金山:这也要区分来看,如果真性近视同时伴调节功能障碍,是可以通过调节功能训练,来延缓近视程度的加剧的。但如果只是单纯的真性近视,没有调节功能障碍,却又对孩子进行了这种“看远看近”的调节训练,不仅无用,甚至还有可能加速、加重近视的发展。

记者:在做视力康复前,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?

薛金山:在做视力康复前,一定要先进行视力评估,根据评估结果,再选择不同的治疗方式。